1. <td id="bcxrv"><strike id="bcxrv"></strike></td>

    <pre id="bcxrv"></pre>

  2. <p id="bcxrv"></p>

      陳丹青、白巖松、梁文道、汪涵書生四人談
      發表時間: 2010-01-14來源:

        2010年1月9日,陳丹青、白巖松、梁文道、汪涵四位書生匯聚京城,共話“為了人與書的相遇”。

          陳丹青、白巖松、梁文道、汪涵四位書生9日匯聚京城,共話“為了人與書的相遇”,同時探討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的陳丹青新作《外國音樂在外國》以及汪涵的新書《有味》。梁文道還專門辟謠,“即將出版的《開卷8分鐘的合集》并非是梁文道的書”,同時爆料,“中國第一本介紹西方流行音樂史的書是白巖松寫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梁文道:這本書很《有味》。

          梁文道:《開卷8分鐘的合集》不是我的書 白巖松是個寫音樂的人

          在座談中,鳳凰衛視主持人梁文道開場講到,“書生四人談”這個題目很好玩,因為除了陳丹青,其他三個都是電視臺的主持人。今天我們四個之所以坐在這,主要是陳丹青先生出版他的新作《外國音樂在外國》,還有汪涵的《有味》?!锻鈬魳吩谕鈬愤@個名字很搞笑,陳丹青是過去曾經有過一本書,但是那本書絕版多年,現在重新再出,用了一個新的名目,而且也加了新的文章、新的圖片,文章分量也都很重?!队形丁泛芴貏e,汪涵在里面現身說法,他走訪了許多的重要的民間傳統工藝的老藝人,甚至親手下去跟他們學著做,可以看到他學做香干的照片,樣子挺好的,做的怎么樣沒人知道。

          梁文道還爆料:中國第一本介紹西方流行音樂史的書是白巖松寫的。梁文道說,我對白巖松的印象最深刻的了解,坦白講也不是他現在做的電視節目,而是我聽說了一件事,大家知道嗎,中國第一本介紹西方流行音樂史的書,是白巖松寫的。白巖松做節目主持之前,首先是一個寫音樂的人。

          梁文道特別聲明,即將出版的《開卷8分鐘的合集》并非是他的書。梁文道說,我去年知道有人要做這本書,可是我當時明確表示過我會拒絕承認這是我的書。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本書后來他們還是出來的,出來之后前面冠了我的名字,前面有一篇序言還是用第一人稱寫的,我不知道那個序哪來的,所以告訴大家,千萬不要說那是我的書,那是與我有關的書,但是我沒辦法對它負全責,因為我負全責的東西是我寫出來的東西。我做節目不用稿,一開機就這樣說,五集是一小時,有時候很快,我也不NG,所以真的變文字恐怕要修很多東西,但是我根本沒做過這件事,被我拒絕了。所以這個誤會首先要理清。

          汪涵:寫這本書是對我曾經童年的一種懺悔

          汪涵談到,之所以要寫《有味》,源起于靖港,在長沙附近一個非常頑固的小鎮,因為時間在那個地方是凝固的,大家都按部就班,那里沒有年輕人,都出去打工了。去了以后感覺那個地方的所有氣氛讓我非常舒坦。因為我本身的工作非常的繁忙,每天燈光、每天音樂,上臺之后有掌聲,覺得人特別特別的飄忽,當你走在靖港,跟兩邊手工藝老人家老天的時候,是覺得是一種回歸,而且里面做的很多東西是我小時候接觸過的,有木盆,我們的人生第一次洗澡,被水沐浴有可能是在大的木盆里。有秤,有一個老人家說一天就做幾桿,秤心不能偏,這是良心。所以這個秤一頭壓著我們自己的分量,一頭敲的是觀眾臉上的笑容。

          汪涵提到,我寫這本書也是對我曾經童年的一種懺悔,我們現在很少有懺悔心,大家都覺得自己做的很好,但是我之所以要寫這本書是對我小時候影響過我生活的雞毛撣子,我們小時候用的末條從我們生活當中消失了,但是給我們太多的溫暖。還有一層懺悔是,從我的書印刷成那天起,我又要走上以往它的道路,因為他們的的確確在我們生活中出現的頻率和機會,幾乎沒有了,現在誰家還用木盆?完全沒有了,現在家里都用電子秤。所以這是一種懺悔,因為它給了我太多的溫暖。但是我也希望通過這個東西給大家一個傳遞,在我們生活當中曾經有這么多小物件。我們很多童年都是由小物件組成的,我們小時候打過的彈弓,我們小小的學生手冊,其實都是小的東西,給我們重重的牽引,包括我小時候跟媽媽一起出去,我們常德有糍粑,每次過年從家里回來的時候,舅舅都會送給我們。那時候總覺得有一股力量在往后拉你,那時候覺得糍粑很重,現在回想起來,那就是鄉愁,就是外婆一直看著你背影的眼光,你覺得背后有力量牽引著你回去。這都是我想表達的情緒。

      陳丹青、汪涵兩位攜新書《外國音樂在外國》、《有味》和大家見面。

          陳丹青:從《音樂筆記》到《外國音樂在外國》 想印七個封面

          在現場,梁文道問陳丹青,“你是老書重出,而且一做就做三個封面。這是干嗎?”

          陳丹青的回應依然是那么的“戈”而有味:三個封面是想得挺久的一件事,因為我畫油畫,我一直覺得中國的油畫用色彩,還得有一個對“灰調子”的認識,我發現西方時尚業引入“灰調子”概念,同一件襯衫會印七八件顏色,比如肉色、紅色、蘋果色、藍色,但是灰度很豐富,當然這也是個商業技巧,單拿一個去穿并不好看,可是放在一塊很好看。前幾年有一個電影,《瑪麗皇后》大規模的用了路易宮廷的灰色,我發現歐洲人,尤其法國人特別會用灰色,包括日本也是這樣。所以我想能不能在書上引入這樣一種灰色。三個在一起的時候有一點不同的效果,如果可能的話,我甚至愿意印七個封面。但這可能是一個出版社能夠理解我、縱容我做的一個游戲,因為上到市場,很難說讀者會選哪個封面。所以我們想試試看,也許大家拿紫色的多,這是一個無法解釋的心理原因。但只是試試看,我覺得廣西社現在出書越來越好,得允許有點游戲感,我想試試看。

          陳丹青還談到,此外我想對這本所謂的音樂書有一個簡短的說明,這是上海音樂出版社李章先生在1992年讓我寫一些國外的音樂的見聞,給他當時的一雜志叫《音樂愛好者》做專欄,我從此開始寫作了,我最早開始寫所謂隨筆散文就是從所謂音樂文章開始。到了2001年他集結出版了《陳丹青音樂筆記》這本書,當時我不太接受這個書名,第一我不希望我的名字作為書名,第二我從來不做筆記。但是有一個套書,還有誰誰的音樂筆記,再加上我,我就接受了這個方案,書就出來了。我這些年很受寵,得到一些讀者的喜愛。有些讀者完全沒有聽說過這本書,有人老問我哪能買到《音樂筆記》,它加印過幾次,每次都是五千冊,有些內地讀者會來信問在哪能買到。所以蠻早就有這個意思,由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再出一個版本,跟我其他書變成一個規格。01年我也不太會設計書,現在我有一點經驗,所以終于合同期差不多到了,我很謝謝上海音樂出版社允許我拿去重出版。我來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恢復我原來想用的名字,就是我的一個文章叫“外國音樂在外國”,當時的意思是說,我人在紐約,在中國看來你在外國,中國人喜歡聽外國音樂,那我很順便想到“外國音樂在外國”。問題是我回來中國以后又多了一層意思,因為對美國人來說,中國音樂也是外國音樂,所以這里是雙向的外國音樂。

          陳丹青說,我從來不好意思把舊版本扔出去賣,重新設計一下。所以我蠻用心寫了四篇文章,迄今兩年我有機會去了兩次維也納,去了布拉格,這都是音樂城市,我等于是寫了四篇音樂游記,去了譚盾的家、貝多芬、舒伯特的家,去了他們的墓地,同時聽了三場歌劇,有點話可以說。今天我才知道白巖松那么早寫過流行音樂的書,他根本沒提這件事情的,我卻不要臉在這談音樂。大約就是這樣,所以這四篇新文章將近4萬字,我幾乎有半本書是新的,再加上一些圖片放進去,所以還比較好意思能夠變成一個新的版本,運用了三個封面,不知道大家會覺得怎么樣。中國古文說有詩為證,我是有圖為證,貝多芬老家的樓梯我照了兩張照片,我在樓梯上開始夢游了,我非常奇怪到了貝多芬家想起了上海,所以寫到這些時候,我希望有一張圖在這,會讓你停一停。

          白巖松:汪涵很《有味》 陳丹青很有趣

          白巖松說,在《有味》這本書里的汪涵,是我很熟悉的汪涵,因為這本書里他回到了很自己的那些喜好點。我覺得一本書的名字為什么叫《有味》,一定是他覺得很多事情沒味了,這本書的名字才叫有味。想要有味得先有胃口,得有時間、有敏感,支撐他的是樂趣。一定是身邊有很多東西來的蠻快,嚼一段時間沒什么問題,別看湖南人總嚼檳榔,我覺得總嚼的原因是,每一個的味道都沒有以前那么強烈了,才會不斷的嚼。他發掘很多民間的公藝,其實我挺反感說,汪涵通過這本書對我們傳統的手工藝進行一種傳承,進行一種祭奠,因為它似乎快離開了。我不同意這種說法,一定是他先覺得蠻有趣,他覺得開心,他對這些東西越品越覺得其中的味道,這個時候他就會有一種樂趣,獨樂不太樂,如果把我自己的味道別人也分享一下,就像我們經常吃飯大家互相推薦,其實你推薦的那個人不會代替你去品這個味道,但是你知道那個味道有多好,你也希望別人可以體驗到那個味道,因為那里有最美好的東西。

          陳丹青的這本書也是,因為音樂是一個很個人的,我始終認為它是很個人的行為,而且音樂是最難寫的,我不太敢動音樂,只是因為年輕的時候動過,92年的在東北師范大學出了10萬字的所謂《流行音樂現狀》,后來我不太敢碰音樂。文字停止的時候音樂才開始?,F在反過來,音樂停止再讓文字開始。所以我覺得《外國音樂在外國》這個名字蠻有趣,這把陳丹青個人的趣味和公眾的東西結合在一起。北京奧運會吉祥物都五個了,封面還不能三個嗎?

          陳丹青的畫我們無法擁有的,但是他業余的《荒廢集》也好,《外國音樂在外國》也好,我們都可以分享。所以人活著不是為了業余,但是人的樂趣來自業余。而且慢慢歲數大了,發現愿意活在業余當中,所以我希望有很多書來自業余,但是業余的很專業,這點是非常重要的,一定要業余的很專業。陳丹青如果對音樂了解不夠很專業的話,他自己都不敢出這本書。因為音樂給人的壓力是很大的,我想表達它非常非常難。(記者 文松輝)

      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      最新91亚洲最新精品_亚洲 日韩 中文字幕 制服_2021亚洲а∨天堂无码_九-精品国产免费